黄片软件播放

   这句话,不管是她的心里话还是恭维,最起码被裴逸白听到,心情是愉悦的。

   他的手细细摩擦宋唯一的脸颊,黑沉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。

   “我自然,不会再给他们伤害你的机会。”

   平心而论,盛振国为人虽然不着调,名声在A市出了名的烂,可是盛振国明显的企业,却被管理得不错。

   可见这个人,并不是完全的没有可取之处,只是将重心放错了地方而已。

   “我相信老公。”宋唯一甜甜一笑,将脑袋埋进裴逸白的胸膛。

   一股温热的气息,家夹着清冽的味道扑鼻而来。

   隔着衬衫,下面就是他的皮肤,炽热动人。

   宋唯一将脸贴在裴逸白的胸膛上,轻轻磨蹭了一下。

   裴逸白的胸膛宽厚,炽热,充满着安全感和力量感,她相信这个男人。

  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脑袋,裴逸白无奈一笑。

   “老婆,你再这样磨蹭下去,会擦枪走火的。”裴逸白的声音,带着浓浓的宠溺,以及沙哑。

   阳光下奔跑的棒球少女

   说话间,微微低头,将温热的气息,全都喷到宋唯一的耳际。

   浑身一震战栗的麻感,宋唯一的小手顿时抓住他的衣角,娇嗔德抬头:“讨厌,人家很认真说正事的,你在想什么啦?”

   裴逸白低低一笑,将宋唯一的手从衣服上抽开,右手扣住她的五个手指,十指紧握。

   “自然是在想,该想的事情。你今天在妈的面前状态不错,一会儿回去的时候,我跟她提提,许看护就不必在咱们家呆下去了。”

   这里所谓的咱们家,却不是指裴家。

   而是指的他们的小家。

   虽然裴太太被裴逸白劝住,没有住过去。

   可是不放心也不死心地裴太太,却没有听裴逸白的劝告,表明无论如何,都要让许看护守着宋唯一。

   所以这个月,他们过得水深火热还真的不是随口说说的。

   别说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,就是一次裴逸白亲吻宋唯一,被许看护看到,都引起了她好长一段时间更为严格的监视。

   弄得宋唯一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 许看护……

   这三个字以及裴逸白话里的意思,叫宋唯一顿时便明白了过来。

   脸上一阵滚烫,宋唯一已经从裴逸白突然沙哑下来的声音里面,察觉到了某种气息。

   “随便你。”她故作镇定地回答,实则心跳乱糟糟的,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。

   “这么紧张?是期待?还是害怕?”裴逸白扑哧一笑,紧张感顿时被冲淡了几分。

   打趣她?

   宋唯一羞恼地捶了捶他的胸膛:“你别胡说,我才不期待。”

   “不期待是种病,得好好治,免得为夫在你面前没有吸引力,这可不能再糟糕了。”

   至于怎么治疗方法,他定会叫宋唯一好好体会,务必在今晚之后,将她治得妥妥当当。

   “你少笑话我。”

   “不笑话。”裴逸白说着,来到宋唯一的下巴,将她的脑袋轻轻抬起。

   宋唯一潋滟的双眸,顿时对上裴逸白的目光。

   从那里,她看到了炽热和欲望……

   裴逸白低着头,一点点凑近,呼吸离宋唯一越来越近。

   “老公,大庭广众之下不准做坏事。”宋唯一的脑袋一偏,裴逸白的吻顿时落到了她的右边脸颊。

   “吧唧”一声,亲了过去。

   裴逸白沉了沉眸子,轻轻滑动着手指,在她的皮肤上细细摩擦。

   大庭广众吗?

   他直接托起宋唯一的脑袋,用力印上她的唇。黄片软件播放

   “唔唔……会有人经过的……”宋唯一没想到他竟然坚持,声音被吞没在裴逸白的深吻里。

   时隔半个月,才找到一亲芳泽的机会,他的浑身都火热火热的,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   至于什么大庭广众不大庭广众的,早就被裴逸白无视了。

   “看到了又怎样?顶多是嫉妒我们感情好。”裴逸白的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到宋唯一的耳朵里。

   她早就被亲得七荤八素,脑袋里晕乎乎的。

   小手环着裴逸白劲瘦的腰,免得自己滑了下去。

   亲了一会儿,裴逸白气喘吁吁地松开她。

   面前的女人眸光水润,嘴唇被吮得又红又艳,如同一朵娇艳的牡丹花。

   裴逸白看得心神激荡,忍不住又低头,在她的嘴唇上连亲几口。

   “不能再继续了……”他的喉结滚动着,气息久久无法平静,声音带着压抑的欲望。

   宋唯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肩膀上被他抵着有些重,她也没有推他。

   下腹清晰地感觉到裴逸白的难受,她看的有些心疼,更多的是甜蜜。

   可里面,似乎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结束……

   “老公,要不我们先回去?”宋唯一小声地问。

   裴逸白微闭的眼睛,在听到宋唯一的提议后,刷的一下睁开。

   他盯着宋唯一的脸,心虚提议做坏事的宋唯一见此,忙七手八脚地后退。

   “其实,我随口说说的……”宋唯一干巴巴地开口。

   若非看裴逸白那么难受,她也不会这么说。

   可现在,覆水难收,说出去的话要收回更是迟了,宋唯一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   裴逸白一本正经地考虑了一下,深思着道:“既然老婆这么提议,我若是反对的话,似乎太不近人情。”

   “裴逸白……”宋唯一跺脚。

  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,她还不是为了他。

   她的窘迫,让裴逸白心情大好。

   “别恼了,我这就去跟妈说,一会儿定让老婆满意。”

   呸……这个厚脸皮的。

   宋唯一翻了个白眼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裴逸白拽着手,往大门处走。

   林妙语的表演已经结束了,宋唯一和裴逸白进来的时候,满室热烈的掌声,舞台上的林妙语微笑着从钢琴前起身,朝着大家弯腰鞠了一躬。

   而片刻后,VIP坐席上的裴辰阳起身,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上台,给林妙语献花。

   “既然都已经结束了,再等一下也不迟吧。”宋唯一斟酌开口。

   林妙语笑容灿烂的接过花束,甚至踮起脚尖亲了裴辰阳一下,众人相继叫好。

   她捧着花将视线转回观众身上,却冷不丁看到座椅的第三排处站着赵萌萌。

   林妙语的眼睛瞪若铜铃,赵萌萌!